白茶无论是正常冲泡 还是坐杯闷泡 味道寡淡不是好白茶

《1》

某天,去参加一个小范围的茶叶审评。

一位据说是某高校老师的人,在茶馆里,给慕名而来的粉丝们,审评他们带来的自己在各处买来的茶叶——一批歪瓜裂枣,牛鬼蛇神。

有10年陈的“老银针”,有1998年的“老寿眉茶砖”,还有荒野贡眉饼……

都是江湖上从来不可见、也不可有的“稀罕物”——这些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,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东西,真搞不懂为什么老是有人相信和付款。

按审评的惯例,沸水冲泡,坐杯1、3、5分钟,出汤。

但是,接下来的做法,就不是按审评的做法来了。

正常审评,这时候要闻盖香,看哪款最香,哪款不香,哪款香气的异味,要给它们的香气评分,记录在表格上。

然而没有,某高校老师,不仅没有打印审评专用表格,连纸笔都没带。

就徒手抓起叶底,一阵揉搓。

李麻花在一边小声嘀咕:“他怎么不闻香啊?”

声音太大,引来围观,我只好一边掐她,一边对侧目过来的人,露出谄媚的笑。

然后,这位老师开始尝汤。

他也没有换杯子,就一个杯子,尝尽了所有的茶汤。

“不是应该不同的茶用不同的杯子,这样才不会窜味吗?”这下村姑陈心里也充满了疑惑。

“嗯,可能是高手不怕窜味吧”,只能努力说服自己。

事态接下来的发展,让村姑陈想自我说服,也办不到了。

只见这位老师,把那些一字排开的白茶,评了个分。

味道最浓郁的,苦味极重的,他给了最低分。

而味道最淡的,苦涩味相对较少的,他给了最高分。

在这个评分系统里,没有香气的指标,也没有叶底的指标。

最后他指着那款得分最低的,味道最浓郁的,香气最丰富的,苦味极重的茶说,这茶,工艺不行。

李麻花差点一口茶喷在他脸上。

村姑陈虽然没有这么失态,但也张大了嘴,一脸惊诧。

那款茶,按正常的审评标准来看,是最好的一款茶——论香气,是所有茶里面香气最高扬最丰富最多变的;论汤水,那款茶的汤是所有茶里最稠滑的;论叶底,那款茶的叶底是所有茶里最厚实、最有弹性、最有光泽的。

但是,在这位高校老师的评价里,现场最好的茶,变成了最差的茶。而最差的茶,成为了最好的茶。

太颠覆了。

我们终于弄懂了这位高校老师的论价标准——坐杯闷泡后,再用正常冲泡的标准去寻找好茶。

白茶无论是正常冲泡 还是坐杯闷泡 味道寡淡不是好白茶
继续阅读“白茶无论是正常冲泡 还是坐杯闷泡 味道寡淡不是好白茶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