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互動訪談 > 正文

【專訪】對話冬殘奧會“三冠王”——羅平姑娘楊洪瓊
2022-05-05 15:35:21   來源:曲靖市廣播電視臺   評論:0 點擊:

最想和家鄉父老分享的榮光時刻是?

拿到長距離比賽冠軍,家鄉黨委政府發來賀信的時刻。含著眼淚看完了每一個字,每一句話,認認真真看了又看,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斗,家鄉父老在關心著自己,深深感到家鄉父老的支持。

在人民大會堂的發言激動得心都要跳出來。

在那個神圣而光榮的時刻,特別激動和興奮!那種興奮和比賽不一樣,比賽時的激動自己可以調整到一個平穩的狀態,那天發言激動得心都要跳出來,因為上臺的是楊洪瓊,也不是楊洪瓊,代表的是所有的運動員,要把運動員的精氣神展示給全國人民!

回憶過去就像是昨天才發生,每一件事情都歷歷在目。

14歲的花季,因為意外摔跤導致雙腿失去知覺后,楊洪瓊的人生進入了一個灰暗的世界,從此以后吃喝拉撒都在床上,外婆給自己縫制了一堆尿片,床鋪經常臭烘烘的。每天晚上不敢一個人睡覺,都要爸媽陪著還要開著燈,有一次打雷下雨又停電自己被嚇哭了,爸爸快速沖過來把自己抱在懷里的畫面一輩子難忘。

沒有睡過一個清清爽爽的床,這樣辛酸又難堪的日子對自己、對父母都非常煎熬。而隨著年紀漸長,已經有人上門提親,難道自己這一輩子就要這樣,嫁人成家,生兒育女傳宗接代了嗎?23歲的楊洪瓊不甘心,給自己打氣,要走出去,要養活自己,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。

接觸到舉重和籃球,變得越來越開朗

強大的信念支撐,楊洪瓊走出來了。2014年代表曲靖參加省殘運會,遇到了省殘聯的老師,從此打開了看世界的另一扇門。進入到了省輪椅籃球隊,看到姐姐們輪椅玩得飛起,像自己的腿一樣可以隨意奔跑,球就像黏在手上,不管怎么拋,都會穩穩地回到手上。賽場上她們英姿颯爽,生活中她們陽光、樂觀,深深影響了自己,楊洪瓊變得更加開朗。以前去哪都離不開別人的幫助,現在已不習慣別人來推自己,自己決定路要怎么走。

29歲“高齡”報名坐姿越野滑雪項目選拔,楊洪瓊變“楊每跤”

沒聽說過“高山”,沒玩過“越野”,也根本沒有考慮過年齡的問題,2018年,國家冬殘奧會備戰集訓隊在云南選拔運動員,楊洪瓊想都沒想就馬上報了名,進入國家殘疾人越野滑雪和冬季兩項隊。

終于見到了齊腰深的雪,進入冰天雪地的世界,楊洪瓊特別興奮、開心,相當享受那些訓練的時光。

雖然自己的個人能力稍微弱一些,訓練中即使在平路上,楊洪瓊每天必摔一跤,由此教練叫她“楊每跤”。不管怎么摔跤,怎么艱難,楊洪瓊每天都拼命地訓練,因為可以參加在自己家門口舉辦的國際賽事,這樣的機會百年難遇,大家都拼命投入訓練,身上受傷摔跤流血都是家常便飯。

去年全國殘運會的三個“第一”,讓自己更加成長

賽場如戰場,2021年全國殘運會上,楊洪瓊在三個項目中都排在最后一名,這次沉重的打擊,讓她自我懷疑,加上身體精神的雙面崩塌,差點放棄了這項運動。身體每天在訓練,心卻拼命想逃離,深陷泥潭無法自拔。楊洪瓊選擇回到家鄉,調整心態。呼吸著家鄉的空氣,楊洪瓊心情暢快了很多。省殘聯老師的指引,讓她卸下負擔不斷前行。慢慢領悟老師所說的話,人生不管任何事情,講究順勢和隨意,得意看淡,失意隨緣,胸懷寬了,路才會越走越寬。全運會前,自己非??粗荣惷?,拿了三個倒數第一之后,反而在心態上有了更多的平復,把得失看淡,慢慢釋懷,去接納,在接下來的一些測試測評中,訓練成績也逐漸上升。

失敗是成功之母,迎難而上,意外收獲第一塊金牌

代表云南站上國際賽場,就已經是成功!在長距離比賽中,楊洪瓊沒有過多去想要怎么拿牌,只專注去展示自己平時最好的訓練。比賽的過程中一直很清醒,知道自己該怎么滑,只到沖刺那一刻知道自己拿到金牌,甚至有點懵。因為自己耐力和肺活量都不太好,平時的主攻方向是短距離,在長距離比賽中能夠拿到金牌簡直就是意外的驚喜。拿到了第一塊金牌,后兩場比賽就更加放松、專注,盡情去享受自由飛翔的感覺。心態放松、身體每一寸肌肉都放松的情況下,每一寸肌肉都發揮了作用。又創造奇跡接連拿下中距離和短距離比賽金牌!一舉包攬了女子越野滑雪長距離、中距離、短距離坐姿比賽三枚金牌。所有摔過的跤,吃的苦,流過的汗,甚至血,都是成就自己的墊腳石。

“祖國萬歲”!沒有辜負祖國的培養,可以回報父母!

這么多年,自己的衣食住行,每走一步都得益于國家的培養,才有今天,沒有強大的國家,不可能站上那個舞臺。在家里那段時間自己曾經自閉,經歷過的那些苦難,覺得欠父母太多。為了父母而活著,是洪瓊的動力。拿到獎牌,洪瓊向父母報喜,告訴父母說“我可以養你們了”!父母欣慰地說:“好了嘛!”

想對妹妹說的話

做好自己每天該做的事,不要有太多的包袱,不要給自己留有遺憾。

對青春的理解

青春和年齡沒有關系,青春和活力是劃等號的,不管哪個年齡段,只要有活力,都是青春的體現。

怎么看待婚姻、家庭

目前比較享受單身的狀態,不會因為自己大齡或者父母覺得該結婚而去結婚。比較隨性,如果遇到了可以依靠,彼此在一起很舒心的那個人,再去考慮婚姻。

未來的打算,想做那束光,照亮更多殘疾朋友的路

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把冬奧精神傳遍每個角落,不光是曲靖的每個角落,想把它傳播到更多更遠的地方,特別是傳播給跟我有相同經歷,正在經歷我之前經歷過的那些人。我之前經歷的那些年,那種迷茫甚至是黑暗,生活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精神世界里的感覺,非常令人痛苦,特別希望外界有一束光可以照在我身上,指引我走出黑暗。我現在那么幸運,我不止走出來了,而且我可以去照亮那些人,我希望幫助更多的人,打開自己的心門,走出家門,融入社會,勇敢地做自己。

岳的极品小穴